158、【29】

文/尾鱼
本章字数:4943 龙骨焚箱txt下载

奸细都已经被开膛剖肚“处理”了, 凤凰翎居然还会接着丢,显然鬼还没除尽,再待下去有暴露的危险, 彭一就以这个理由,向接线人提出了撤回的请求。

龙骨还没找着, 但其它的东西都已经到手, 龙骨的优先级也就不那么紧要了:龙骨得配合凤凰翎才能使用,没了凤凰翎, 龙骨也是孤掌难鸣。

彭一顺利完成了转场, 然而后续的事情,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顺利。

首先是,他回到蚩尤方的时候,况祖早已变节。

开箱有两道程序,况家人的血和封箱人的血,封箱人就是他自己,他仔细回想了一下, 想窃取他彭一的血, 也不是什么难事——至少被处刑的时候, 他那血,流得到处都是。

箱子打开之后, 里头的东西四散,而东西去了哪,他无从得知。

第二是,他是功臣, 级别虽然不一般,比况祖之流,高了不知道多少倍,也能打听到些颇有价值的消息,但毕竟是前线棋子,高到中流已经是顶天了,不可能知道核心部署。

也就是说,这卧底生涯,必然旷日持久。

彭一踏实待了下来,很快,他留意到,蚩尤方在同时进行着两大秘密工程,一处在湘西,一处在广西,两处人员没有重叠,也就是说,你参加了这一处,就别想参与那一处。

彭一被派去了广西,在那儿,他是不大不小一个头目,也正是在那儿,他知道了龙骨灰烬被抛洒,残片入了山岩,那山,由此被人叫做了镇龙山。

而在大地理上和镇龙山遥相对峙的那山脉,被选中密藏凤凰翎。

彭一不动声色地观察凤凰眼的结构,知道如果最后青铜浇了顶,让这凤凰眼成为铁板一块,那从地面之上,是绝难进入的了,一个好的卧底,应该懂得给无懈可击的工程埋雷。

他建议为了稳妥,在这凤凰眼的地宫内,还要设置疑阵,这样,万一敌人真的误入,会大意地以为那一根就是全部,得意之下,不再查找,这样,就可以舍小保大。

这个意见被采纳了,不过,即便是只有一根凤凰翎,也会有七彩晕光,为了掩饰,需要九铃盛家设置三重棺,用死人枯骨镇压,这事,由彭一负责督办,他做手脚很方便——棺材底本该是在青铜盖之上的,在他的安排下,棺材底深了几寸,那一处的青铜浇汁没有合拢,而是围着棺材底焊死。

至此,他埋下了第一个雷,这个凤凰眼,是有漏洞的。

可惜的是,湘西那一处的安排,于他来说,始终是个迷,他一直找不到人打听。

凤凰眼之后,他收到通知,马上调去又一个秘密的新工程地。

昆仑。

这调动太突然了,跨度也太大,彭一临走前,只来得及和自己的接头人见了一面,告知对方凤凰翎的藏处。

知道了藏处,也不好去挖,一来打草惊蛇,二来反正其它物件也没下落,挖出来也是找地方收藏,还不如就在凤凰眼藏着,需要时,再取用不迟。

当时的昆仑,是黄帝方的属地,去昆仑参与工程,是件极其隐秘的事儿,没到达之前,哪怕是参与者本人,也不知道具体目的地,所以,彭一的计划是,先沿路记下路线,到达之后,再想办法对外联系。

然而,这计划没能行得通。

原因是,他们根本不是在地面上走的,走的多是山窟暗河,曲曲绕绕,路绝处,有山鬼负责剖山通路,然后,到达一处地下巨窟,再由这巨窟在地下漂移、经历了也不知几日夜,到达终点站。

这地下巨窟,就是漂移地窟,而终点站,就是九曲山肠的地下深渊。

***

说到这儿,有夜卡车过路,拖的大概是重油气,轰隆轰隆,震得路面隐隐作响,神棍就此停住,歇了口气,又喝了几口水。

江炼趁机关心了一下他的伤:“你那……肚子,就戳了个小破口,就烂成这样?”

神棍点了点头。

“什么时候开始烂的?”

“从打开箱子开始。”

卧槽,江炼倒吸一口凉气:也就是说,神棍接待罗韧一行人的时候,伤口正在不断溃烂——自己之前还和孟千姿扯说神棍没心机、好骗,看来是走眼了,这老实人要是装起来,真没别人什么事了。

再一想,身体在溃烂,神棍当时,估计也挺煎熬的。

“那伤口……会疼吗?”

“现在还好,不怎么疼,要是疼得死去活来的,早被你们发现了……说到哪了?”

江炼想了想:“说到,到达终点站了。”

神棍那被夜卡车过路震断了的无数思绪又丝接丝、股捻股,陆续接合上了。

“当时那个山头,没有九曲回肠、没有冰血管,甚至没有你看到的那个无底洞——无底洞是后来打通的,相当于它们从山底逐渐往上、给那座山做了个拆筋换骨的大手术。而且,那座山头很特殊,山上头,还有黄帝方的人镇守。”

江炼没听明白。

神棍嫌弃似地看了他一眼,又换了个更直白的比喻:“这么说吧,等于你把地下工程,挖到了敌人的大楼底下。”

江炼一下子反应过来。

靠,这也太刺激了:山的中上部分是黄帝方的办事处,蚩尤方在地底展开工程,还一路悄悄上拓——这远古时代的地道战,真是玩得溜溜的。

不过……

他有点纳闷:“这山头是什么地方啊?黄帝方居然还特意派人镇守?”

神棍唏嘘:“你以为那是什么地方?那是昆仑天梯,是焚箱处,之前的大量箱子,都是运进这山腹中烧掉的,龙骨焚箱,不是在哪儿都能操作的,必须在这儿。彭一找回箱子、集齐物件之后,也必须回到这儿才能焚毁。”

江炼纳闷:“是焚箱处,我可以理解,那片石台不小,想在那焚烧东西是可行的,但昆仑天梯,到底指的是什么啊?”

神棍指了指自己的脑子:“不知道,我接收到的讯息,没告诉我天梯是什么。”

好吧,江炼也不多打岔:“你继续。”

神棍想了好一会儿才接上话茬:“但是,这儿之所以有人镇守,并不仅仅因为它是焚箱地,还因为……”

他压低声音,像是防被别人听了去似的:“剩下的龙骨,就藏在这儿。”

***

从某个角度来说,龙骨藏在这儿,是合理的:焚箱处好比锅灶,龙骨就好比柴火,柴火离锅灶近,才方便取用。

昆仑工程从这座山头底下开始,一箭双雕:一来,趁机找寻龙骨;二来,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,黄帝方怎么也不可能想到,它们把最秘密的巢穴设在了这儿——当时,黄帝方的主力已经撤回了黄河流域,这儿充其量是个边远哨防,镇守的人数并不多,很好解决,届时,皮上是你的哨防,皮下都是我的人。

黄帝方如果派人过来查看,为免秘密泄露,有一个解决一个,不过,应该不会有更多的人被派过来了:神族人都在往普通人转变、过普通日子了,这个哨防,势必会渐渐湮没,成为尘封住的秘密。

这些,都是到达之后,彭一才陆续知道的,这山腹如一个巨大的囚笼,所有人都不能与外界联系,他唯一能做的,就是抢先一步找到龙骨。

好在他是头目,负责监督筹划,多的是机会到处探看,不过,龙骨还没找着,先让他发现了一个人。

况祖。

况祖能活到现在,还真不是因为他拼命干活、曲意讨好,上头是看他身为工匠,确实有一技之长,保不齐什么时候就会用到,所以先暂时留着他的命,不过,也只安排他做最末等的琐碎活。

彭一便有意识地把况祖安排到自己手下,处处加以照顾:这个人,当然是不能绝对信任的,但可以利用——有个人跑腿办事,两相配合,好过一个人左支右绌,必要的时候,拿他当替死鬼或者垫脚石也未尝不可。

况祖不明就里,只当是遇到了贵人,对他感激涕零。

不久,工程接近山中段,对镇守人员的剿杀逼供也随之开始,彭一抢先一步,和镇守人员中的管事者接上了头,提前转移了龙骨,只不过,也只能藏在山腹里,工程还在进行,人来人往,藏哪都不保险,得时不时东挪西转。

……

江炼猜到了:“后来,他就以安置兽骨为名,把龙骨藏在了冰雕之中?”

神棍点头:“九曲回肠初具规模之后,相关的布置就开始了,那口箱子不能流落在外,自然也在这收藏,箱子里,只剩了几块没了戾气的兽骨。”

“你回忆一下那个石台的位置,其实正好位于山中段,底下掏空、挖到那不挖了,一是因为那石台是焚箱处,意义不一般,二是那里上观山肠,下瞰地窟,用今天的话来讲,是视察工程进度的好去处。”

江炼咂舌:彭一这等于是把龙骨冻在了无数人的眼皮子底下,实在大胆,但也险中制胜,冰身上一旦层层覆结厚霜,就没人能看见里头的骨头了,即便某个人穷极无聊在那削铲冰霜,无意中露出一块,也可以说是兽骨而非龙骨。

……

这九曲山肠里布置的,当然不仅仅是兽骨,在暂时栖息的漂移地窟里,彭一陆续看到了水精、息壤、从地下挖出来的半腐的麒麟尸身,以及太岁。

直到这个时候,对蚩尤方的图谋,他才有了醍醐灌顶般的醒悟,箱子里头的物件组成,也愈发意味深长:里头有山胆,山胆能制水精,但山胆哪去了呢?

他有了重要的情报,想送出去,却递送无门,虽然黄帝方镇守的人员已经被扫除了,但因为漂移地窟里的秘密已见端倪,各种监视和防守,更加严密了,偶尔出山肠放风,也只能在谷地的范围之内,彭一唯一能做的,就是观察山形山势,绘图作记,积累更多的情报。

同时,他也听到了越来越多的消息。

——据说上头的人打卦看过,麒麟晶的育成会在很久很久之后,所谓的“不羽而飞,不面而面”,没人知道那是什么时候。

——瓜熟蒂落,成熟的麒麟晶会脱落下来,当漂移地窟被水淹没的时候,麒麟晶也会浮在水中,它会避开活人,但亲近尸体,拿死人的尸体作饵,可以钓到它,不过,普通人的尸体是不能当饵的,麒麟晶可以被塞进普通人的嘴里,但绝不会主动向着他来。

届时,它会沿着死人的嘴进入喉管、进入身体,使得重生成为可能。

当然,不能让麒麟晶便宜了“钓饵”,得学习水鬼对待乌鬼时用的法子:拿东西狠狠绑住钓饵的咽喉,使咽喉细到让麒麟晶不能通过,然后,再把麒麟晶从死人的咽喉和嘴巴里挤出来就可以了。

——这里的防守将是最严密的,尤其是通往漂移地窟的那一条,过几天,会有一批石蝗送到,在彻底把它们释放进山肠之前,由彭一负责照料,这东西的个头跟蝗虫似的,喜吃活物,但没活物吃时,也饿不死,因为它们可以吃石头,它们僵眠时是石头,吃的是石头,死了也是石头。

——这世上,有被牛羊吃的草,也有能吮血嚼肉的草,通往无底洞的最后一段,就会种上这种草。

不过,知道得越多,彭一心头盘亘着的不祥意味就越重:这么多秘密,不该被披露的,除非是披露给死人。

山肠行将竣工的时候,更上层的管事者把彭一叫去,通知他一件事:山肠的开结是需要牙错的,它们设置了箱子作为牙错,反正箱子是要藏在山腹中的,这就意味着,山肠锁住之后,从外头再也无法打开。

而困死在山腹中的人,将被区别对待:那些苦力、没利用价值的,就地杀掉,抛入地窟,就当是给太岁的肥料了;而那些有功的、有身份的,可以“神魂入水精”,留下的尸体,会有专人负责净洗焚化——息壤是可以在很长时间内给尸体保鲜,但麒麟晶的育成太久了,久到用息壤保存没什么意义。

管事的安慰他说,没关系,这些都考虑到了,届时会有最新鲜、血液最纯正的身体提供给他,它们也会储备尽量多的样本,万一最优选的身体不合适,也会有足够多的、别的尝试。

然后恭喜彭一说,他是有功之人,可以入水精,请他做好永生的准备。

彭一表现得很惊喜,但内心里,他知道,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。

他不能进水精,他的身体,在净洗的那一刻,会原形毕露,暴露出他那张抟土改造过的脸,以及有着抻长的“s”形伤疤的胸腹。
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:157、【28】 返回《龙骨焚箱》目录 下一章:159、【30】(快捷键 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