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2章【09】

文/尾鱼
本章字数:5776 龙骨焚箱txt下载

没有更多的信息支撑, 火葬场的谜团只能僵持在这儿,好在, 还有个阎罗待过的五百弄乡可供探查,不然, 神棍真是能活生生呕死。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孟千姿说:“我已经让路三明安排起来了,最早明天就可以过去。懒得跑的话, 也可以派那头的山户实地拍摄影像传过来。”

神棍激动:“这必须得自己过去啊, 我们的关注点和别人是不一样的,他们眼里无关紧要的,对我们来说可能是至关重要的, 必须用自己的眼去看, 赶紧的,回去收拾行李。”

他还真是个急性子,收走就走, 走得飞快。

然而,即便行李收好了,还不是得等到明天吗?

孟千姿丝毫不觉得有“赶紧”的必要,她目送着神棍走远,这才不紧不慢起身。

江炼问她:“那你去吗?”

孟千姿本想回一句“废话”, 眼珠子一转,又改了口:“我就不去了。”

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事涉段太婆,江炼不信她会置身事外, 他屈起手指:“掐指一算,我觉得你还是……”

孟千姿差点笑出来:“掐, 还掐!再掐,折了你手指头。”

江炼迅速把那只手藏进怀里,说她:“你这人,真是……”

孟千姿鼻子里哼一声,拖开椅子就往外走,皮痒的人好治,多打几顿就不痒了。

才刚走到门口,江炼又叫她:“千姿。”

回头看时,他还坐在原地没动,手里拈了颗巧克力:“你这吃一颗抓一颗的,走了,不带一颗?”

孟千姿又好气又好笑:“你自己留着吧。”

江炼说:“那我帮你收着。”

他低头撑开衣兜,拈着的手一松,那颗巧克力就掉了进去,理好兜口之后,还不放心似的拍了拍:“你下次想起来,可以朝我要。”

***

第二天一早,想着反正是要出发,江炼准备带着行李直接去餐厅吃饭,这样,吃完了就不用折上来了。

哪知一出门,就看到孟千姿门口都是人,除了当值的,路三明在,辛辞在,居然还有穿白大褂的,一看就是医生。

江炼心里一怔,不觉就朝那里过去。

昨晚上,路三明设宴邀请孟千姿,据说出席的都是广西这头山户中的佼佼者,江炼是外人,不便掺和,神棍虽然是三重莲瓣,但这种场合,不适合他,也没受邀。

出什么事了吗?

一近前,就听到路三明和辛辞两个都在自责,一个说“怪我怪我,没考虑周到”,一个说“都是我不好,不该任着千姿胡吃的”。

原来,昨晚上宴席散得早,孟千姿兴头未尽,拽着辛辞作陪,逛夜市去了,而夜市小街,断断少不了吃的。

在山桂斋,孟千姿一日三餐,都是有专人打理的,食材要用最好最新鲜的不说,还会控制食味,比如热不与凉同食,辣不和甜混吃,即便出门在外,有孟劲松看着,也会让她节制,所以,她这胃,其实一路养来,蛮娇贵的。

但辛辞哪会有这意识,只求让她高兴,看什么买什么,孟千姿宴席过后,本就一肚子山珍海味打底了,一条街扫下来,又尝了什么螺蛳粉、桂花羹、糍粑、油茶、田螺酿,外加烧烤冰茶,虽然每样都只是一两口,但夜市小食,卫生本来就堪忧,这样混七杂八堆进胃里,焉有不造反的?

果然,到了下半夜,她的肠胃就闹开了,起身好几次,上吐下泻的,于是先把辛辞喊来,辛辞又联系了路三明——路三明一听,孟助理刚走,自己就把大佬招待趴下了,这可怎么得了——于是又急急请来了医生。

在场所有人的眼,都盯住了医生。

……

医生说:“应该跟昨晚吃坏了有关,多半是肠胃痉挛,大事没有,就是得休息好,多喝点热水,别受凉了,腹部贴个暖宝宝什么的,会舒服点。”

路三明点头如捣蒜。

辛辞忽然想起了什么:“千姿说今儿要出门,这不能去了吧?”

路三明斩钉截铁:“不能去不能去,那肯定不能去,这山路又颠又绕的,万一颠出个什么来……”

大佬既然不舒服,哪怕只是感冒,他都应该当重症对待!

路三明一瞥眼,看到江炼就站在跟前,还朝他征询意见:“是吧?”

江炼下意识就应了个“是”,顿了顿,又补了句:“身体要紧。”

***

这顿早饭,江炼食不知味。

心里挺矛盾的,又想孟千姿能去,又想她能好好休息,自己也说不清是哪头占上风,和他正相反,神棍倒是吃得不亦乐乎,频频离席,回来时,手上必端碗端盘,还不断安利他——

“小炼炼,那里可以煎鸡蛋哎,还能煎双黄的。”

“小炼炼,那里有蔬菜沙拉,还有牛奶麦片!”

“小炼炼,有水果,切好的!核都给你去了,还有酸奶!”

江炼让他唠叨得烦:“四五星级酒店,不都这样吗?早饭都是中西合璧的。”

神棍面上便露出羞赧的笑来,过了会,压低声音,向着他神秘兮兮:“我以前……都没住过星。”

江炼一下子笑出声来,觉得神棍这一派纯真,也怪可爱的,正想说什么,忽然看到,孟千姿由路三明他们陪着,也进了餐厅,坐在靠角落的一张桌上,路三明急吼吼的,忙着去拿餐,辛辞陪着孟千姿坐着,帮她把刀叉放齐、餐巾折起。

江炼想了想,又起身去取餐,拈着空盘子偶遇路三明,他朝路三明手里的餐盘瞥了一眼,白粥蒸糕芋头,都是清淡得连色都不带的。

江炼跟他打招呼:“吃这么少啊?”

路三明说:“不是,给孟小姐拿。”

“孟小姐怎么下来吃啊,不是该送餐上去吗?”

路三明觉得这话顺耳又在理,于是当他是知音:“是啊,劝不住,非要去五百弄,我有什么法子,孟助理在还好,我这级别,劝得住吗?哎呦我跟你说,做事难啊,下头的人做事难啊,心也累……”

怕那头等得烦,他连牢骚也不敢多发,急急端着餐盘去了。

江炼拈着盘子站着,心情忽然大好。

身后有人不耐烦:“哎,你取好了吗?”

是挡着别人取餐了,江炼退开一步,很有礼貌地笑:“你拿吧。”

他把空盘子边沿抵在两掌之间,走开几步,很灵巧地耍了个翻花,四下看了看,没什么想吃的,又把盘子送回原处。

***

早饭之后,如常出发。

auzw.com

一共四辆车,为了让孟千姿能躺着去,还专门给她调了辆房车,辛辞随车照应。

路三明的说法是:“能舒服一程是一程,等到房车开进不去的地方,再让孟小姐换车不迟。”

江炼和神棍,则随路三明坐了头车。

五百弄乡位于桂西北,确切点说,广西四道弧,它位于第二、第三道之间,从桂林过去,满打满算,也要接近一天的时间。

山谱上看,五百弄乡斜往上走是凤凰山,斜往下去是镇龙山,这么个龙凤簇拥之地,居然山贫地瘠,是个“被魔鬼诅咒的地方”,着实让人嗟叹。

路三明给他们做介绍:“除了五百弄,还有七百弄乡呢,人家七百弄是发展起来了,还申报了国家地质公园,五百弄不行,太偏了,要么说现在荒废了呢。七十年代还有住户,九几年的时候,最后一家搬离,你算算,荒了快三十年了。”

又压低声音:“一到晚上,黑森森的,伸手不见五指,满地都是大粽子石头山,有时候风大,风在石山间穿梭,呜呜的,像鬼哭。”

神棍觉得这话太夸张了:“又不是雅丹魔鬼城,哪来那么多怪声啊,人家雅丹魔鬼城有怪声,也是因为地理环境特殊,并不是说有山有风就可以的。”

路三明说:“这我还骗你?去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
又突发奇想:“我们要是搞旅游申报,也可以蹭雅丹魔鬼城的热度啊,就叫广西石山魔鬼城,保准能吸引不少游客。”

……

从桂林出来,起初还会走公路、过城市,再后来,车队基本上就都在峰高谷深的山岭间穿行了,一路上都没能见几个人。

路三明频频回首看后车,生怕这山绕路颠的,孟千姿会不舒服,还没到中午,就一迭声吩咐司机:“找个地方,找个地方休息一下。”

司机对路况挺熟:“前头就是劳平乡了,今天是圩(xu,平声,音虚)日,到了就热闹了。”

江炼不懂什么叫圩日,问了才知道,在南方一些地区,把赶集的日子叫圩日,而劳平乡是壮族、瑶族和高山汉族的聚集地,圩日时会分外热闹。

果然,没过多久,就到了个人来人往的大市集,车队停下,不少人下去看热闹——这市集热闹,赶集的人也热闹:一身黑衣的,都是壮族人,叫黑衣壮,以黑为美;满头银饰打扮得花哨的,是瑶族,但都打赤脚,跟湘西的花瑶毫无相似之处;还有穿蓝上衣黑布裤彩布围腰的,是高山汉,据说这些人原本是汉族,为了避灾遁入少数民族地区的高山,久而久之,得了个高山汉的名头,竟也成了少数民族。

江炼且走且看,忽然瞧见辛辞,陷在一群彩衣姑娘里,也不知道是要买什么,一口一个“阿妹”的,惹来姑娘们阵阵哄笑。

江炼回头看不远处的那辆房车,犹豫了一下,还是走了过去。

车门虚掩着,江炼推门而入。

车里头,比外头要安静多了,尽管仍有喧哗声进来,但淡如背景音,孟千姿裹着毯子蜷在床上,睁着眼,眉头不时蹙着,估计是确实不舒服。

江炼走过去,在床边的卡椅上坐下。

孟千姿听到动静,略抬了下眼,说了句:“是你啊。”

江炼问她:“感觉怎么样?”

孟千姿说:“身子有点虚,这么热的天,还老觉得冷。”

又问:“辛辞说外头是市集,好玩吗?”

江炼说:“没什么好玩的,就是人啊,东西啊,东西啊,人啊。”

孟千姿说:“哪有你这么总结的,照你这么说,这全世界都是人啊,东西啊。”

说到这儿,吸了吸鼻子:“好香。”

是香,满集市的玉米浓香。

江炼说:“高山汉擅种高山玉米,煮出来香气特别浓,据说甜度也高,跟内地玉米不一样——神棍已经啃了两根了。”

孟千姿让他说的,不觉舔了下嘴唇,呢喃了句:“我也想吃。”

江炼瞥了她一眼:“你这人,怎么不长记性呢,为什么躺这的,忘了?还想吃玉米。”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孟千姿没好气,拽了毯子遮住自己的脸,不想看他。

哪知江炼继续讨她的嫌:“这样,吃上吃不上,我给你掐算一下……”

还掐算,真心欠收拾,孟千姿一把掀开毯子,伸手就去抓他的手:“我早说了,再掐,非折了你的手指头……”

她以为,他必会像之前一样,迅速护住他的宝贝手,不让她碰到的。

没想到,居然抓实了。

这一抓实,她反倒没了主意,总不能真拗折了,正犹豫间,江炼的手轻轻一抽,从她指间滑出,又反包了上来。

他的手真大,把她整个手都包住了,掌心的温热透过她的手背,瞬间浸透肌肤,孟千姿听到他说:“既然觉得冷,还老掀什么毯子。”

说着,就这么握着,把她的手送回毯子里,又把毯子盖好,这才缩手出来。

孟千姿也忘了该答什么了,半晌才拉了拉毯子,说了句:“也不是……很冷。”

她脑子里一片空白,蜷在毯子下的那只手微微颤着,仿佛不是自己的了。

忽然就有点糊涂,对刚刚发生的事没了时间概念:一忽儿觉得,江炼握住她的手,似乎握了有几秒;一忽儿又觉得,人家只是很正常地、帮她把手送回来而已,并没有什么其它意味。

正心绪纷乱,听到外头喇叭响,一般这是车队再出发的信号,但她也没反应过来,只觉得那喇叭声像响在天外,只余一线余音穿透下来、拿尾梢触碰着她的神经,又听到辛辞上来,似乎在和江炼打招呼,然后江炼就下去了,因为,有车门关阖的钝响传来。

再然后,车子摇摇晃晃,又上路了。

辛辞兴冲冲地过来,他手里拎了一袋煮好的玉米,走动时,塑料袋哗哗作响:“千姿,我跟你说啊,他们这个高山汉人种的玉米,就是不一样,可好吃了,我特意买了让你尝尝……”

玉米的浓香就飘在鼻端,孟千姿心里盘缠了事,胃口全无:“不吃。”

辛辞还以为她是不舒服:“千姿,越不吃越没劲,越躺越没精神,来来,你吃一口,就一口,我担保好吃!”

没完没了了还,孟千姿怒了,腾一下从床上坐起来,吼他:“不吃!说了不吃!”

辛辞吓了一跳,半天才说了句:“千姿,你这……这么精神,可一点都不像生病的。”

孟千姿一肚子没好气,心说:你懂个屁!

她挪了下手,左手无意间碰到右手的手背,触了电般收回来,又低头去瞧右手的手背。

好像,江炼掌心的温度,还停在她的手背上似的。

还有,她的皮肤好细腻啊,有赖平日精心养护,但是江炼的掌心很粗糙,是该粗糙,他前些日子下崖时,磨掉了掌心的皮,估计还没长好呢……

他握了她的手,他是什么感觉呢?他有觉得她的手背很……细腻吗?还是说,人家真的只是出于关心,那么客气地一送,跟送辛辞的手、神棍的手,跟送个猪蹄、送个鸭掌,都没分别?

她胸口起伏得厉害,抬头时,看到辛辞那一脸莫名其妙,更来气了,齿缝里迸出一句话来:“你就知道吃!”

辛辞悲愤极了。

整个车队的人都下去买玉米,神棍啃了三根,路三明买了二十斤没剥叶的,说要带回去给孩子吃,他只买了这一小袋子,还是献宝样先送到她嘴边的,阖着轮到最后,变成了他只知道吃了?

这世上,做个实诚人太糟心了!
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:第81章【08】 返回《龙骨焚箱》目录 下一章:第83章【10】(快捷键 →)